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讯动态 > 国内动态 >

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小微企业:最大问题是

时间:2015-10-15 06:10来源:未知 点击:
    内容摘要:
    【内容摘要:虽然成本提高、订单下降以及融资难等问题已经成为小微企业共同的难题,但由于区域环境等因素影响,在长三角、珠三角以及环渤海这三个中国最发达的经济区内,小微企业面临的生存挑战与发展问题也各不相同。】
    正文:

  虽然成本提高、订单下降以及融资难等问题已经成为小微企业共同的难题,但由于区域环境等因素影响,在长三角、珠三角以及环渤海这三个中国最发达的经济区内,小微企业面临的生存挑战与发展问题也各不相同。

  根据机构调查,在长三角小微企业聚集较多的浙江省,受人工、原材料等成本压力影响较为突出,超过八成的小微企业对成本上涨感到为难,不少企业为了降低成本,开始转向中西部或北部地区,离原材料较近的地区建厂。

  而在市场需求方面,环渤海地区的小微企业订单形势更加严峻,不仅外贸形势逐渐萎缩,本地市场也受到了来自珠三角和长三角企业的争夺。另外,环渤海地区没有形成像其他两地那样的产业集群效应,同样抑制了产品销路。

  面对资金压力,小微企业普遍“差钱”,长三角地区主要依靠亲朋好友等民间借贷方式融资,而环渤海地区拖欠账款形成“三角债”的现象更为严重。专家认为,环渤海地区小微企业多为当地国有大中型企业做配套生产,因大中型企业结算时强势,给小微企业回款较慢,使得小微企业不得不拖欠自己的上游企业缓解资金压力。


  虽说三地小微企业“家家各有难念的经”,但乐观的是,小微企业继续生存下去的信念并未被打消。不管是从机构调查,还是北京晨报记者的亲身采访,我们发现,尽管目前经营形势并不尽如人意,但绝大多数干实业的小微公司依然保持着一股韧劲。正如一些永远保持乐观者所言,“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环渤海

  服装公司老板王勇把天津的工厂转移到了赤峰,工资便宜了20%

  “树挪死人挪活”

  “前年工资一天80元,去年工资一天100元,照这样涨下去,大家都得赔钱。”王勇干服装加工生意已经五六年了,还从未对未来如此悲观过。王勇原本计划在今年春节前换辆新车,最终还是放弃了。他告诉记者,“我必须做好‘过冬’准备,万一工资再涨,我得有活下来的本钱。”

  在王勇眼里,做加工生意,赚的就是体力钱,靠的是薄利多销,快速周转,而今沿海地区工人的工资水平一年比一年高,快有点撑不住了。“也就是两年前,从安徽、河南来的外地人都不来了,本地年轻人也大多到大城市打工,留在农村的劳动力确实不多了,这逼得我不得不把工厂转移到偏远一点的地方。”王勇边说边摇头。

  王勇告诉记者,他在2011年上半年缩减了家乡本地的小工厂的人手,同时又在内蒙古赤峰市开了一家新厂,“当地的工资水平差不多比天津低20%多”。因为在天津、赤峰有两个厂子,而平时接单子又主要在北京,王勇不得不经常在这三个地方之间来回奔波,“真的很累,很多时候都想放弃,但想着一家老小和那么多的工人,又舍不得放弃。”

  “树挪死,人挪活”,王勇说,这是做生意的前辈告诉他的人生哲学,“做生意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要学会变通”。由于市场竞争过于激烈,目前很多资金门槛并不高的产业,利润已经被压到了最低限,即使是并不太关心国际大事的小微企业主,也明白一个道理,“中国工资水平高了,很多外贸单子就都到越南、老挝去做了。”

  “2012年的生意不好做,但还是要坚持下去,买卖一旦中断,就再也拾不起来了”。虽然对今年的形势不看好,但王勇却认为,只要坚持下去,终会等到机会重新回来的时候。在坚定信念的同时,王勇也告诉记者,“我们解决了很多人的就业,让他们有钱赚,我们也希望国家能够给我们这些小企业一些财税照顾,至少能让我们有钱赚,这样我们才能更新设备,扩大销路,进而实现转型。”

  长三角

  进口化妆品批发商李会来发愁“灰色清关”影响进货成本

  “业务越大越心惊”

  “做了四年的化妆品业务,如今业务逐渐做大,但却越大越心惊”,在江苏常州市做韩日化妆品业务的李会来面对自己事业发展的未来担心地说。在他看来,自己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事业,月营业额从几千元到现在的几十万元,眼看着更多的订单就在眼前,却不得不为越来越多的周转资金和“灰色清关”而发愁。

  2007年末,还在上大学的李会来发现班上的同学都开始用写着满是韩文的化妆品,他调查发现,这些化妆品不仅效果好,品种丰富,更重要的是价格亲民,大部分韩国化妆品的售价都在20元到200元之间。于是,他开始找人打算先在学校里卖一些护肤品。

  “由于我好结交朋友,不久便认识了一位在化妆品渠道上有资源的朋友,于是合伙开了一家化妆品店。最初资源有限,销售的品种不多,一个月的流水仅有数千元。”李会来说道。

  “后来朋友退出,我自己的业务也越做越大,店面扩展到了两家,每月的流水额也从最初的几千元增加到了十几万元。”李会来说,“但我现在面临越来越多的业务和订单,却开始有些担心。”原来,李会来现在的进货渠道是直接从韩国、日本进口,但却只能通过“灰色清关”的方式进口,这让他十分担心,因为一旦被查处,自己辛苦奋斗下来的所有业绩将被清零。

  “国内包括各种商城在内的网销日韩护肤品其实大部分都是通过‘灰色清关’的方式进口的。”李会来说道,“举例来说,比如我要进口某品牌眼霜,成本是2.9万元,因为现在我大部分业务是做批发,批发价只能卖到3.1万元,由于化妆品关税较高,让我们这些小微企业几乎无利可赚。此外,过海关需要各种手续和检验,大约需要3个月时间,所以行业内大部分中小化妆品企业都无奈地选择一些公司去‘过关’,一般情况下,不到半个月就可完成进口通过的所有手续。”

  珠三角


  玻璃制品代理商王曦最大的问题是差钱

  “能想到的融资方法都试了”

  “能想到的融资方法都试了。”做玻璃、水晶等易碎品生意的王曦颇为焦急地说道,“现在公司发展一切顺利,业务增长非常快,只要有钱我们就能赚更多的钱,发展的规模更大。”但现在房子也被抵押了,家人的钱也都借过了,下一步只能选择民间借贷了。

  2010年,一位做国际品牌玻璃制品代理的朋友请王曦帮忙谈一笔国内生意,没想到的是,这笔大额生意竟在王曦不费劲的情况下顺利谈成了。在庆祝顺利交易的同时,王曦也看到了商机。随后,王曦和三个朋友一起做起了专门给大型电子商务网站供应玻璃、水晶、瓷器制品的生意。

  “问题就出在业务发展太快了!”王曦说道,“随着业务不断做大,品类不断扩充,对资金的要求更高了。公司成立半年后,我们把自有房产抵押给银行,拿到了130万元贷款,后来我们又以较高的利息向家人和亲戚朋友借了70万元,如今最大的问题还是缺钱,但通过正常渠道已无资可贷。”

  “不难想象,只要手里还有多一分的钱,公司就能扩大一分,也会多赚一分钱,但现在却因没有资金投入只能干着急。”王曦焦急地说,“银行不可能再借出钱来,风险投资人我们也见了不少,但他们认为我们偏向于传统行业,故事不够动人,下一步我们只能去找民间借贷了。”

  “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尤其是处在高成长期的企业,缺乏融资渠道是制约进一步发展的掣肘。”王曦认真地说,“大学毕业后,我就进入了一家创业公司,之后自己做了一个新外汇网站,获得了全国创业大赛的大奖,之后选择自己创业,又意外发现了玻璃制品的生意。创业一路走来,充实又顺利,但大学生创业资金有限,我希望未来可以在融资上获得更多的支持。”

  如今,王曦的公司由最初的4个人扩展到了15个人,面对越来越多的业务,下一步他的公司将不得不扩展到30个人,即便不再扩充品类,人工成本也会成倍增加,而由业务量激增带来的流动资金的紧张,迫使王曦不得不去民间拿钱!

(责任编辑:admin)

备注:本文章为原创文章,版权属于原创作者,如需要请联系原创作者。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