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讯动态 > 国内动态 >

民营担保风险谁来化解?

时间:2015-10-15 06:09来源:未知 点击:
    内容摘要:
    【内容摘要:从去年年底变开始发酵的陈奕标“跑路”传闻,让中担公司的资金危机浮出水面。随着银行业收紧“银担合作”闸门,中小企业贷款违约增加,担保行业资金链面】
    正文:

  从去年年底变开始发酵的陈奕标“跑路”传闻,让中担公司的资金危机浮出水面。随着银行业收紧“银担合作”闸门,中小企业贷款违约增加,担保行业资金链面临巨大压力正面临洗牌。

  陈奕标陷“落跑门”

  去年年底以来,关于民营担保业重要人物陈奕标的传闻就一直不绝于耳并涌现出多个版本,有的说陈奕标“跑路”,有的说其在香港治病,也有的说其控制的中担投资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担公司”)资金链紧张濒临断裂。虽然此后中担公司澄清陈并未“跑路”而是在治病,但也证实了中担公司“正遇到一些麻烦”,而酝酿多时的担保公司资金危机也再度推向台前。

  据北京信用担保业协会网站披露的一则新闻显示,2012年1月30日,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副处长刘军、北京信用担保业协会会长李世奇、北京中小企业再担保公司总经理秦恺、北京市金属商会,会同18家同中担有合作关系银行的负责人,与中担公司全体高管举行了一次“政、银、企、担沟通交流会”。中担公司总经理刘辉证实,“目前中担公司的资金流动性出现了一些问题,遇到了一些困难”。但他也澄清,传闻讲陈奕标“跑路”纯属误传,陈奕标因病在香港治疗,根本不存在“跑路”的情况。这让传闻多月的中担公司资金危机正式浮出水面。

  陈奕标所控制的另一家企业——华鼎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也陷入了危机传闻。其官网介绍显示,2003年,陈奕标发起成立了华鼎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并任公司董事长至今。8年来,他带领华鼎成为了广州担保行业领先品牌,累计完成担保总额超过140亿元。企业范围立足广州、辐射珠三角,成长为名副其实的大型民营金融集团。不过针对传言,华鼎广宣部人士表示,华鼎濒临破产的传言不实。

  “银担合作”遇险收紧

  温州民间信贷危机把我国的民间信贷风险推到了被社会审视的前台,历来就存在的民间信贷似乎一瞬间变成了引发金融危机、甚至社会危机的导火线。民间信贷危机不断发酵的路径甚至还引发了银行等金融机构和监管部门对民间信贷风险的担忧,并纷纷做出了维护自身利益的各种应对措施,其中之一便是各大银行先后收紧了担保融资业务,出于风险控制与减少拨备压力考虑而提前取消部分担保贷款授信计划,转而进行直接放贷。甚至一些银行干脆就只收不贷,暂停相关的担保信贷业务,以静观态势。

  2011年底,工行提高融资性担保公司准入门槛的消息不胫而走,这引起了整个担保行业的恐慌。据了解,按照工行新规要求,民营融资性担保公司将无法获得工行的准入资格。此次工行的动作,被担保行业人士解读为对风险的防范加强。

  记者还了解到,农业银行和工商银行先后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要求相关信贷企业提前还贷,部分暂停民营担保公司贷款业务。以此同时,银行在收缩非国有政策性担保贷款的同时,还纷纷提高了非国有政策性担保公司的保证金比例,如中行将保证金比例由15%提高至20%,农行将保证金比例由10%提高到了20%。银行担保业务收紧和保证金的提高,明显使不少担保公司的生存发展雪上加霜,一些担保公司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可能面临资金链随时断裂的风险。

  在全国融资性担保机构当中,国有全资或者控股的较低。根据数据统计,截至2010年底,全国融资性担保法人机构共计6030家,其中,国有控股1427家,民营及外资控股4603家,占比分别为23.7%和76.3%。

  北京信用担保业协会会长李世奇坦言,“极少数银行对民营机构,民间出资的担保公司有歧视的做法,我认为这是欠妥的。提高什么条件都可以,但是不能有歧视性的条款。应该是对担保机构的信用程度、资金的充足性和内控的体制进行限制,而不是区分他的所有制。”

  担保公司资金链或断裂

  “事实上,春节前后这种紧张状况一直没有缓解,结合当前国内外的经济与金融形势,我们预计这种困境至少将在今年的上半年延续并无法得到扭转。”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开发研究中心主任、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黎友焕表示,而贷款企业和担保公司在未来进一步的博弈中,可能将不断把隐藏在担保市场的风险泡沫吹大。

  比如:面对银行收紧信贷的政策趋势,一些贷款企业无法以贷新还旧,在无奈之下,可能选择不及时还贷,而把政策压力倒逼给担保公司。一些担保公司贷款实际上也是借新还旧,银行一旦暂停相关信贷业务,即宣告存在借新还旧业务的担保公司的资金链将可能即时出现问题。黎友焕研判,大约有20%的担保企业已经出现了资金链或业务等方面的问题,如果监管部门能及时介入并出台一些相关的有针对性措施,担保市场的风险有可能得到化解。但目前我们却没有看到监管部门有出手的迹象,如果任由市场风险进一步发酵,越来越多的担保企业将陷入危机漩涡之中,届时将可能出现巨大的市场危机,消除危机的成本将更高。

  他分析,目前这场由民间信贷引发的担保市场风险危机最后的结果肯定是大浪淘沙,一些实力不济或者经营管理不善的担保企业将被淘汰出局,但洗牌后的市场是否能有序发展还有利于经营环境的塑造和制度的建设以及法律法规的完善程度。

  银行也不能独善其身

  “银担”关系密切,“中担事件”最先殃及的无疑是与之有业务来往的各家银行。中担官网信息显示,2005年初,中担曾获工行北京分行首家A级担保授信9000万元,是工行北京地区首家获得授信的担保企业。同一年,中担还从农行北京分行获得了3亿元的授信,并成为农行认可的4家担保机构之一。同时,中担也是获得建行、北京银行推荐和认同的担保公司之一。

  牵连18家银行的“中担”事件究竟涉及多少银行资金?根据中担2010年度年检报告,中担的资产总额约为5.63亿元,实收资本4.5亿元。2010年全年营业收入3958.89万,净利润约为333.47万元,负债总额为8484.68万元。而刘辉在上述交流会中表示,中担公司成立至今,累计担保额90多亿元,目前在保户数300多户,在保余额33亿元。

  银监会的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0年底,与融资性担保机构有业务合作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含分支机构)共计10321家,融资性担保贷款余额8931亿元,贷款户数16.6万户。为中小企业提供的融资性担保贷款余额6894亿元,占融资性担保贷款总额的77.2%。

  某民营融资性担保公司负责人表示,“作为对中小企业融资有较大贡献的担保行业而言,很多民营担保也有较强的风险管控能力。我认为银行难以对民营担保‘一刀切’,毕竟银行还是需要担保机构的风险分担来做业务,特别是针对小微企业。”

(责任编辑:admin)

备注:本文章为原创文章,版权属于原创作者,如需要请联系原创作者。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